言趣阁

19. 复古笔

少年靠在一侧的书架上,正看着她,手里还拿着那本她想看的《小王子》。

是宋洵。

“谢谢。”沈茹菁接了过来,轻声道谢。

交接间,她的手指触到对方的指尖,温热柔软,如同过电,激起一阵战栗。

她忍住那股不自然的酥麻,问:“你怎么在这?”

“?”宋洵垂眼看她,“这家书店被你包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茹菁斟酌了一下措辞,“那……丁同学呢?”

“她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宋洵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语气有几分欠揍,“我管她做什么。”

沈茹菁:“……”

完蛋,她无法想象被甩在原地的丁依婷会发疯做点什么。

宋洵双手插兜,简单地扫视了一圈布满灰尘的旧书,破破旧旧到快倒塌的书架,“你平时喜欢来这里?”

沈茹菁正掏出纸巾擦拭小王子的封面。

这本书明显出版了有些年头了,被人翻越得书卷泛黄。

“嗯,这里借书很便宜。”

她语气坦然自若,反而没有在女同学面前领廉价牛奶的自卑。

听她说借书便宜,宋洵只是挑了挑眉,“你很喜欢这本书?”

沈茹菁动作一顿,手中书的封面在她的细致擦拭下,灰尘被拭掉,露出色彩靓丽的封面。

是一个淡黄色的背景,小王子在一个星球上,歪歪扭扭的简笔画颇有童趣。

“嗯。”她短促地应了一声,很怕宋洵接着问她,即然很喜欢,为什么不买一本带回去。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

然而出乎意料的,宋洵并没有接着问,而是安安静静地靠在一旁,看着她。

她低着头,佯装在认真读书,却很难忽视那一抹视线。

沈茹菁在书店一般都是随便坐在地上看书的,可今天宋洵在旁边,她竟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她偷偷抬眼瞟他,又恰好对上那双潋滟幽深的桃花眼,又慌忙收回视线。

正两难着,少年已经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长腿盘着,在窄小的过道里,颇有几分施展不开。他却自然地翻出一本书,也像沈茹菁一样看了起来。

看到对方这么自然,沈茹菁也偷偷呼出一口气,靠着书架,慢慢滑落下来,膝盖并拢交叠在胸前,她的手可以刚好环抱着腿,将书放在膝盖上阅读。

哪怕她动作已经尽量很小心了,然而过道狭窄,她的脚还是不小心地碰到了少年盘起来的腿。

她努力地往旁边挪了一下,生怕会打扰到他。

余光里似乎扫到宋洵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往相反的方向移了一寸。

静谧凉爽的秋日午后,安静破旧的书店,空气里好像有种分外柔和如云的东西在流淌,似乎比装潢优雅的咖啡厅还要放松。

书里的世界总是分外吸引人,沈茹菁看着看着,不禁入了迷,等她想起来抬头的时候,旁边已经空荡荡了。

沈茹菁一惊,对方什么时候走的,她竟完全没有意识到,不知是她看得太忘我,还是对方的动作太轻。

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晚自习了。

沈茹菁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和发麻的小腿,也拿着书走去前台。

正在看电视的老板娘目光仍盯着手机屏幕,动作麻利地扫了一下,而后‘咦’了一声,

“你要借这本吗?你不是买了这本书吗。”

老板娘拿出另一边崭新的一本《小王子》,递给沈茹菁。

沈茹菁茫然:“啊?”

老板娘:“下午跟你一起的那个小帅哥啊,他说是你买的,不是你把钱给他,让他帮你买吗?”

沈茹菁彻底茫然了,迷迷糊糊地接过那本崭新的书,将旧的被翻得书卷起皱的《小王子》放回了书架。

外面天色暗得很早,两边路灯静静伫立着,投射着柔和澄黄的灯光。

怀里的新书散发出淡淡的油墨清香,崭新的一切,是种让人容易上瘾和沉迷的味道。

等她到教室的时候,旁边的座位仍然空着,宋洵不知道去哪里了。

邱晓诗眼尖,看到沈茹菁回来,举手招呼她,“菁菁!我买了狼牙土豆,要不要尝一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趣阁【ya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沉溺夏夜》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航海:我老爹是四皇巴基窥温漫画角色编辑剧情中速成俄语小寄巧:跟着陀思学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昭华乱阴阳酒店,爆红三界花滑的我今天也在和男友一起fighting!小哑巴虫母临安有酒家全民转职:让你当死灵法师,没让你当肝帝将拯救任务变成团宠日常[快穿]羽化诛仙在九零年代抽卡赚钱带怪物崽崽上娃综,爆红了!喵呜嗷的日常今夜蝉鸣明月出天山[八零]向着神之子冲锋[崩铁]这狗血剧情非走不可?在综漫世界碰瓷的那些年我当哈利教母的那些年站哥总拍到意外现场斩朱雀短线搏杀[崩铁+原神]剑首传奇,但是在提瓦特今天捡到的是哪个松田阵平?现代修真记事HP黑暗蔓延梦想花园 [古穿今]当渴肤症遇上洁癖人狼村马甲拯救世界他是不是喜欢我?九阳医神魂穿草包王妃攻略邪魅病娇王爷雪境不死国(西幻)永恒之王六年后,大小姐带着系统杀回来了白川少年认为打排球的狐狸惹不起[刀剑乱舞]扒一扒那个不会说话的三条家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