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趣阁

44.报喜鸟

王黼没在意他的态度,毕竟他在朝中势力不算最大,更不如蔡京蓄养江湖人、童贯手握重兵,他只一介光杆,全靠舌灿莲花换来如今地位,对金风细雨楼尝试拉拢也仅是潜做尝试,未曾想苏梦枕这一见面便给他送如此大礼。

他当然是不在乎什么攻城略地,什么战事的。但是官家在乎!官家虽一心慕道,却怎么会不慕唐宗宋祖,创不世伟业,留万人称颂?若这两样奇物真有其能……那么他与白日飞升,又有什么区别?

王黼想着,忽然色变,问:“苏楼主可向我交底,这两张图纸,是否有他人过目?”

苏梦枕掩唇咳嗽,身形摇晃,脸色更为苍白。他拭去嘴角血迹,苦笑:“苏某得此图纸后,始终卧病在床,也知此物珍贵,昏沉间,未让任何人近身。今日有了精神,便直入侍郎府中。”

他顿一顿,又道:“但我听闻早在前月战罢,六分半堂内部已有霹雳堂内应偷出此两物,暗送入京。”他很疑惑地低声自语:“只是京内如今并无相关消息流传?”

王黼脸色一变再变。他默思良久,心中已有决议,依然对苏梦枕亲切地笑:“苏楼主待黼心意,黼已知悉。这些日‘六分半堂’趁楼主抱病,趁火打劫,侵占不少风雨楼业务,黼定要替楼主主持公道,叫那老匹夫把吃进去的,统统吐回来!”

苏梦枕在心里唾一声。他放出去那些地盘是因金风细雨楼如今体量并不易消化,兼之与雷损平息争端的默契,哪需要王黼替他发什么声?想拿这点蝇头小利吞下两张图纸的巨大好处,这人虽未鹊起,竟比蔡京还要贪婪三分。他想着,仍是笑容满面道:“多谢侍郎好意,不过苏某另有所求。”

他上前与王黼喁喁私语,在王黼勉强的应答中笑了,这回笑得比刚才要真心得多。他笑拱手:“那便静候侍郎佳音。”

苏梦枕快步走了,简直像嫌弃这奢靡地有臭气,唯恐沾染衣襟一样。

王黼仍在欣赏那两张图纸,看着看着,图纸上忽而出现傅宗书、蔡京两张令人憎恶的面孔,使他悚然从封狼居胥的美梦中惊醒。他合上纸,细忖:六分半堂得了这两样奇物,自不可能暗藏于室。雷损在朝中依仗,自是蔡京,那么这火器,是否已递到了蔡京眼前?以蔡京讨好官家的奴颜,他绝不可能将此私藏的。那为何直到苏梦枕病愈,他也没在朝中听到任何风声?

是谁私藏了这些东西?是蔡京?——如果是蔡京,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以免触了人霉头。但如果雷损并没有把这东西送给蔡京……

他跪坐到梁师成面前时,已将此事弄得清楚明白,决意借他这位恩府先生、亦是因一笔好书法得官家恩宠的宦官的势头,为自己直上青云送一把力。

他说:“雷损并未得到此两物的图纸,仅是获得了几个造物,又因最近蔡相拒见,全部送到了傅宗书那儿。”

“恩府先生应当耳闻,傅宗书在江湖中,也豢养了一大批打手,见到此两物,又听说霹雳堂旧事,认为此物在武林争斗中大有裨益,因而广寻天下工匠,尝试仿制一二。”

“因此,此物如今还未被官家知晓呐。”

王黼顿口,眼见梁师成脸上风云变幻,有抑制不住的野心翻涌,于是微笑。梁师成拈起两张图纸,眯着眼,借夜明珠仔细研究,声音挡在纸张后面幽幽地传到王黼耳中:“将明。你在中书侍郎位已满几载了?”

“你看傅宗书那少宰之位,待得可好?”

王黼狂喜拜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趣阁【ya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综武侠]漫卷红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喵呜嗷的日常梦想花园 [古穿今]白月光给我收了99次尸今天捡到的是哪个松田阵平?我靠算卦成为黑方顾问当渴肤症遇上洁癖昭华乱HP黑暗蔓延小仓鼠今天有猫了吗我当哈利教母的那些年短线搏杀永恒之王斩朱雀报一丝红到你了![韩娱]逃婚四次修罗场遍地了在九零年代抽卡赚钱六年后,大小姐带着系统杀回来了百万粉丝萌娃博主是我闺女他是不是喜欢我?住在幸福大街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带怪物崽崽上娃综,爆红了!将拯救任务变成团宠日常[快穿]吞噬星空之我能无限萃取临安有酒家小哑巴虫母[刀剑乱舞]扒一扒那个不会说话的三条家大哥站哥总拍到意外现场现代修真记事花滑的我今天也在和男友一起fighting!魂穿草包王妃攻略邪魅病娇王爷全民转职:让你当死灵法师,没让你当肝帝明月出天山[八零]速成俄语小寄巧:跟着陀思学白川少年认为打排球的狐狸惹不起向着神之子冲锋漫画角色编辑剧情中[崩铁+原神]剑首传奇,但是在提瓦特阴阳酒店,爆红三界人狼村马甲拯救世界